笔下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笔下文学 > 三国之季汉谋主 >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们赌不起

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们赌不起

“依我看来,这十有**,便是陈谦小儿诱我等出城的手段。dykanshu.com”

周瑜在听完黄盖的话之后,又看了看这满地的箭失,突然抬起头,郑重的断言道。

“陈谦并没有行围城之举,倘若程老将军当真已经平定山越,那也该先发书信告知我等才是。”

“这…会不会是德谋他派的信使都被陈谦拦截,所以才决定带大军来直接与我们汇合?”

黄盖有些犹豫,他觉得周瑜说的有道理,但是万一呢?万一城外真的是程普的援军,又该怎么办?

“老将军不必多虑,以瑜观之,此刻城外,向我等射下劝降信的军队,便足以证明,这些都只是陈谦的诱敌之计罢了。

方才军士们说过,城下箭失射来时毫无预兆,他们第一时间便鸣锣示警,可我等来的速度如此快,对方却早已跑的无影无踪了,为何?”

孙策感觉自己有些跟上周瑜的脑回路了,此刻听他发问,不由自主的接道。

“因为,他们人数并不多,否则我军将士时刻注意着城下动静,没道理会发现不了他们,我等到来时,对方也不会撤退的如此悄无声息。”

“不错,所以,劝降书什么的,只是顺带,或者说是迷惑我们的障眼法。陈谦真正的目的,就是让我们以为,他在阻止我们出城。”

周瑜越说,越觉得这其中逻辑通顺。没错了,绝对是这样,否则,很难解释对方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派人来向城中射箭。

周瑜懂了,孙策也明白了,只有黄盖还是有些不解,只得虚心求教。

“末将愚钝,敢问大都督,若是他们真的在山林处阻击我等的援军,那他们派人来城外截击我等,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?”

“若是当真如此,他为何不在去往埋伏之地的路上设下伏兵?他们的兵力是足够的,唯一所虑的,就是我们据城坚守,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,为何偏偏要把我们堵在城里呢?”

周瑜的话,让黄盖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。是了,陈谦现在最想做的,就是在野外,大量消耗我军的兵力。如今却偏偏做出一副要把我们堵在城中的姿态。

原来,他是想欲擒故纵,假意阻拦我们,实际上真正的目的,就是要诱我们出城。

见黄盖明白了,周瑜转身对孙策说道。

“伯符,若我所料不错,城外敌军见我等不出城,必然是要再度射箭,假意阻拦我们的。虽说这劝降信只是小事,但如果放任不管,也难免出什么问题。”

“嗯,我这就安排人手,去各个城头盯着,一旦再发现这种东西,通通收缴。”

孙策说完,便吩咐手下去各处传达自己的命令。不多时,果然有小校来报,城外敌军再次以箭失袭扰,这次,是西门。

“哈哈,果然不出公瑾所料,这帮鼠辈见我等不上当,定然是心急了。岂不知,他们越是这般乱了阵脚,我等便越是不会轻举妄动。”

周瑜也露出了这些日子以来,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。天可怜见,自己终于有一次,想到陈谦前头去了。

连日来,被数次大败的阴影瞬间散去。周瑜觉得自己终于找回了那份“运筹帷幄”的感觉,早已碎成渣的信心,也再次被凝聚。“伯符,下令让将士们小心防护,其他人都回去休息吧。既然已经猜到了陈谦的打算,我们就没必要再和他们浪费时间。”

孙策点点头,忽然仿佛想到了什么,微微一顿后,有些犹豫的问道。

“公瑾,既然已经猜到陈谦会在那片山林进行埋伏,你说我们能不能将计就计,趁机夜袭敌营?”

周瑜闻言也是犹豫了一下,随后摇了摇头,轻叹了一声。

“算了,我也不确定陈谦到底将埋伏设在了哪里,倘若对方猜到我们的打算,在大营里也留下了一支伏兵的话…唉!伯符,我们现在,赌不起啊!”

陈谦可以弄险,可以无功而返,甚至可以失败。因为说到底,陈谦所带的部队哪怕全数拼光在这里,也动摇不了刘备的根基。

现如今的刘备,坐拥徐、荆两州外加豫州的两个郡,还有从自己手里夺走的半个扬州,妥妥的南方霸主。

人家只是因为一口气吞下了太多的地盘,短时间内有些消化不良而已。等过上一两年,将打下的地盘全部消化了之后,立时便会从小猫咪变成咆孝山林的勐虎。

也正因如此,天下人才会不看好孙策,因为他离刘备实在太近了。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刘备肯定是要收拾孙策的,甚至都不肯等到来年秋收,宁愿冬日作战,也要将其拿下。

这就像原本的时空里,曹操刚刚拿下荆州,便迫不及待的率领虎豹骑亲自追击刘备。这让刘备被许多人认可的同时,也对他的前景不抱希望。

开玩笑,天下第一大诸侯视你为眼中钉,随时准备灭了你。这种情况下,你以为是那么容易就能翻身的吗?

所以,原本历史上的刘备与诸葛亮是真特么的牛逼,创业失败,公司濒临倒闭,老板本人连盒饭都吃不起了,外部还要面临敌对公司的打压。

这种情况下,他们居然还能让公司起死回生,并且成功挺进全球五百强,有一说一,这特么是人能做到的事儿?

话题扯远了,拉回来。现在孙策的处境,其实有点像诸葛亮死后的季汉。能打的兵有,能征善战的将领也有,但是国力太弱,外面还有强敌虎视眈眈。

甚至孙策还不如刘禅轻松呢,人家好歹还有益州天险的地理优势呢,他眼下在面对刘备时,毛的优势都没有。

如果战场能打赢,那他还能苟延残喘一阵子。如果战场上稍有失利,轻则丧师失地,重则直接升天。

所以,哪怕周瑜智计通天,打起仗来也是缩手缩脚,一点险也不敢冒,因为他们输不起。

一想到此处,两人心中那点因为看破了陈谦计策而升起的喜悦,眨眼间便消散了。

无奈的叹了口气,再次提高了对城防的布置后,孙策等人便各自回去歇息了。

因为自家大都督已经看破了敌人的诡计,守城的将士们虽说提高了警惕,但内心紧绷着的弦也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。

甚至,有些士兵还开始三三两两的打起了赌,看山林中的火什么时候会熄灭,或者猜一猜城外那群弓弩手下一次,会向哪个城门处射箭。

正因如此,他们全都忽视了,在城外,有一支约摸两千人的队伍,正奋力的挖着河道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