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笔下文学 > 锦鲤医女,被八个哥哥团宠了 > 第168章 下马威

第168章 下马威

换做别的女子,商贾出身,能嫁入王府,只怕要感恩戴德,对婆母唯唯诺诺了。

但裴依依是谁?

更何况又不是她求着嫁进来的。

都说新妇一进门,都会被婆母来个下马威,情商低的,就此被婆母压住一头,情商高的回答巧妙,会赢得婆母喜欢。

但是,这两个裴依依都不想选。

哥哥们给她陪嫁这么多嫁妆,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让她能在婆家挺直腰杆,不被人看低。

她慢慢起身,周正的给永定王妃行了个礼。

“苍澜建国之初,元后便出身商贾,她资助元皇建国,平定乱世,才有这万世太平,所以媳妇并不觉得出身商贾,有何不好。”

永定王妃一听,美目一瞪,“竟敢拿元后做比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

裴依依却不卑不亢,面色从容,“如今苍澜国连年征战,军费大半出自商贸,可见商贾是苍澜国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媳妇只是就事论事。”

这话一出,永定王妃更是怒不可言,冯君洛也是一脸诧色。

欢儿跟着裴依依到底见过大场面,尚算镇定,但是那个刘嬷嬷可就不一样了。

毕竟她是皇帝指派来的,所以此话一出,便是永定王妃都不禁变了脸色,悄悄看向刘嬷嬷。

可她又不能诘责裴依依此话攀扯朝政,不然可就是自证非议朝政,此话一传出去,会立刻被有心人捉住,得参元王好几本。

气氛微妙时,祁北辰站了出来,“儿子平叛,多亏依依带来的粮药,战士们才得以度过危机,儿子的命,也是依依救下的。”

依依……

还真会给她拉仇恨,裴依依撇了撇嘴,不过没吭声。

永定王妃美目一沉,“你是说母妃管的多了?”

果然,儿子与母亲一对上,上来就给圈亲情。

也想看祁北辰如何应对的裴依依,就把目光望了过去,却不想他也望了过来。

“在遇到依依前,我对未来没有任何憧憬,活的如同行尸走肉,如今儿子每天都很快乐,母妃就不为我高兴么?”

万万没想到,祁北辰会在这对峙档口表白的裴依依,就整个蒙了。

永定王妃更是如此,目中闪过万种神情,却终是归于平静了。

她挥了挥手,“你们下去吧。”

竟是前面的不妥言语,也不再理会的样子,一旁的冯君洛皱紧了眉。

祁北辰往上看了看,行了一礼,才扶起裴依依走了。

一出门,裴依依立刻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还没等她感慨什么,祁北辰招了招手。

刘嬷嬷走进侧,他才道:“今日之事,若是传出半点风声,唯你是问。”..

冷漠嗜血的语气,让裴依依有些不习惯的注目。

祁北辰可好久没这样了,都让她一时忘记他是个歃血将军了。

本以为刘嬷嬷多少会有点什么表情,但是她估计错了,刘嬷嬷不但一点多余表情没有,甚至还多一个字都没说,就回了句是。

然后还在满脑子跑火车的裴依依,就被祁北辰拉住往回走。

“我母妃的话,你无须在意,她们在这住不了几日,你且忍忍。”

这……到底是靠自己拼杀出的王位,有底气!

看来她这个元王妃,地位还是满有水分的。

转过连廊时,还在想事情的裴依依,被祁北辰一拉,圈进怀中。

而欢儿和刘嬷嬷只扫了一眼,就默契的等在了另一边。

裴依依脸色涨红,轻轻锤他,“祁北辰,你干嘛呀?”

虽说没看到有人,但是王府人来人往的,这样腻歪也不怕人笑话。

他却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,“我刚才,说的都是肺腑之言。”

本想从他胳膊下钻出去的裴依依,不由顿住了。

他说……对未来没有期盼,活的很不开心,而她带给他快乐……

他出身王族,也会不开心么?

祁北辰垂低了头,高挺的鼻尖蹭了蹭她的,喟叹一声,“依依,我想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,此言非虚!”

裴依依闻言,默默看着他。

冯君洛的心思,世人皆知,他也看出来了吧,而永定王妃带着她住下,用意不言自明,所以他才说此话,让她宽心。

即便他们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,但是裴依依也非狠心之人,祁北辰对她的多番维护,她岂会不知。

“嗯。”她淡淡的回应了一下,但是祁北辰听到却高兴的不行,直接将她打横抱起。

“赶紧放我下来,这样子被人看见,又该说我了。”裴依依在他怀里扑腾。

“这是我的王府,我抱着自己的王妃,谁能说什么,要是他们看不惯,可以出去。”祁北辰回的霸道又野蛮。

转眼就走到了人来人往的地方,裴依依认命的把头埋进了祁北辰怀里,惹得他大笑起来。

可一等回到房内,裴依依的小宇宙直接炸了,“祁北辰,你要疯能不能别带我!”

祁北辰笑的开心,“我对你好,还不行?”

“你明明是给我拉仇恨……”裴依依有气无力,被他放下后,就坐到桌子旁,为自己倒了一杯水。

祁北辰却不高兴了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让她唇够不到杯子。

“早晚都会有这一步,如果我一开始就置身事外,你只会被欺压的更惨!”

欺压,他竟然对他母亲的行为,用了欺压二字?

稀有……真稀有……

裴依依放在杯子,认真的打量起祁北辰,把他都弄得不自在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这里都奉行孝道,怎么你倒是个另类?”她问的毫不客气。

祁北辰却没有在意,反而凑近一点,让她看的更清楚。

“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?”带着一丝诱惑,他一点一点逼近,“娶了媳妇忘了娘!”

嗯?

在裴依依眼里疑惑时,被他慢慢逼近前,在听到后一句时,后脑勺已经落入他掌中。

深沉且浓烈的一吻,几乎让他失控,可是顾忌天色尚早,祁北辰终是放开了手,背过身去平稳情绪。

被吻得差点断气的裴依依,心中警铃大作,不想被他吃干抹净,立刻唤了欢儿进来。

不想刘嬷嬷也跟着走进,手上还端着托盘,裴依依眼睛一亮。

“这样怎么行呢,府里的事情都堆成山了,我可不想惹婆母不高兴,看来今夜又要熬个通宵了。”

说着她对转过身的祁北辰狡黠一笑,“不敢打扰王爷休息,妾身会去书房处理。”

最近转码严重,让我们更有动力,更新更快,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。谢谢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